CelestialK

Kimura Takuya的意志 Domoto Tsuyoshi的音乐

Shoot的精髓

小卓:

来一发纯糖《小锤的教学课》

prprprprprprprprprpr

马堡病毒病毒菌:

吃撑的赤城桑:

趁着有WiFi来分享几张我珍藏的几张根总动图(● ̄(エ) ̄●)
都是GIF,流量慎点ʕ•̀ω•́ʔ✧
微博搬运,侵权删。下次发锤锤

窒息 他真的好美丽

泅屿:

不能一个人被伤害!

反正我不要当人了!!

你要我做什么 你要我做什么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猫白推配乐:

你若寻求上帝,上帝必使你寻见

点击标题获得图文完整版(或关注公众号:meowbai )


今天分享的是不久前上映的二战题材影片《血战钢锯岭》配乐专辑中的第一首:冲绳岛战役(Okinawa Battlefield)。

影片改编自历史上的真实故事:基督教徒戴斯蒙德·道斯(Desmond Doss)在二战期间应征入伍,因信仰原因他拒绝上战场时拿枪。在冲绳岛战役最惨烈的一场攻防战中,他以一己之力救下了75个人。


音乐在片头伴随钢锯岭上地狱般的场景展开,作为战场中道斯的主题贯穿了所有悲壮的场景。

许多人谈这部影片时,喜欢谈道斯虔诚的宗教信仰。他们说是信仰的力量成就了道斯的坚持与奇迹。

我认为,影片恰恰淡化了道斯信仰中宗教的部分。

他的信仰是生命。

挽救生命,不夺取生命。

在幼年差点失手杀了兄弟,又目睹被战争后遗症困扰的父亲对母亲举枪。

他再也无法忍受夺取生命的行为,无法拿枪。

宗教只是为他坚持的信仰,敞开了门。


有人问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参军?

是的,自己去剥夺别人的生命是不对的。但任由别人为自己去牺牲,只为了避讳自己的不拿枪的信仰,这与剥夺别人的生命有什么区别呢?

那个年代,因为体检不合格无法加入军队而自杀的事情并非新闻。


世界在将自己撕成两半,总有人在倾尽全力想把它修补上一点点。

道斯这样说,也这样做。


攻占战壕,再被反扑。战友仓皇撤退逃命,身边一起并肩奔跑的人一个一个倒在地上。

目所及处,是一片火舌与烟尘交织的硫磺火湖。

道斯问上帝:你要我做什么?你要我做什么?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然后上帝俯下身,在他耳边——

“医疗兵!救救我!”


你若寻求上帝,上帝必使你寻见。


于是,在黑沉沉的夜中,道斯穿梭在余烟未尽的焦土,一个一个寻找还在喘息的生命,一个一个拖到山崖边,不顾绳索把手掌和腰腹磨地血肉模糊,一个一个将生命送到了能够延续的地方。

这长长的夜里,这段旋律加上了军乐鼓点,伴着道斯负重前行。


在开头的一段战场悲景的倒叙后,镜头一转,安宁静谧的蓝岭山脉,宛如青黛几抹,在眼前铺陈开来。舒缓的曲调一改前面的低沉悲壮,像一阵和风,捎来了清泉般欢快跳跃的续曲。

两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奔跑在被阳光染成一片麦金的蒲草丛中,追赶着攀爬横亘在山顶的巨石。

泉水在石缝中溢出,沿着平滑的山岩淙淙而下。

莎草与蕨叶在石缝的青苔边摇头晃脑。

孩子的目光那么远,远在层峦叠嶂的山脉之外。

这美好和宁静的时光。

一战的阴影从未降临,二战的乌云尚未漫起。

这一小段音乐像是道斯心中追寻的真我,除了道斯在家乡充满了小小幸福的生活场景之外,只响起了一次,正好是开头战争场景的后续。

道斯为踢开日军的手雷炸伤了腿,被送下山岭。


太阳高高在上如神的圣光。

他怀抱着那本有着心爱妻子照片的圣经,仰躺在高高吊起在山崖和营地之间的担架上。

炮火与烟尘都在远去。

他躺在上帝的怀抱。


然后,战争,结束了。

这场太平洋战争中最惨烈的战役成为了最后一场大规模战争。

日美双方加上卷入其中被日军逼迫自杀的冲绳岛平民,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

美军放弃了登陆日本本岛的计划,最终在日本本土投下了两颗原子弹。


他终于可以远离这个自我撕裂的地狱。

The End


猫白推配乐 | 公众号:meowbai

每周五分享一首电影配乐

周末的夜晚

让音乐伴你放松入眠


悬疑剧 1-END

谋杀犯这个idea特别棒

光荣与鱼子酱:

我被人谋杀了。


十七岁的堂本刚正坐在地上,死死地盯着卧在对面沙发上读报纸的相方这么想。




可能是感受到了那股异常执着的炽热视线,堂本光一放下手中的体育版,抬头问:“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刚抬起手戳戳自己的脸庞,眼睛出神表情木纳地答:“这里,有胡茬。”




“诶!不是吧!”光一立即冲到乐屋的化妆镜前检查,虽说曾经初出茅庐的懵懂少年逐渐成长为了炙手可热的顶级偶像,青春期遗留下来不修边幅的毛病还是没少被经纪人教训。




“还真有。”


刚听见身后的喃喃,少年有着迷人的低沉嗓音,偏偏末尾音节沾粘着几分软糯的甜意。脱口而出的自怨像是隐隐的猫叫,说不出的可爱。


只是那个比自己年长一百天的人总是斩钉截铁的强调他早就结束了变声期,如今可是立派的大人。




可爱还是更适合刚君些,我cool就好啦cool。


记得之前他夸光一可爱的时候,那个人偏过头,挠挠头发,一副极其不自然的样子回覆他。




明明嘴角按耐不住在笑。




什么嘛,就是很可爱嘛。


当时被称作全民初恋的刚,带着比夸赞女孩子还真诚的心情夸赞了他的相方。虽然事后两人大呼好恶心调笑对方一番,可不论怎么想都觉得光一确实可爱。


包括现在。




光一是个帅气的人,光一的凌厉,光一的执着,光一的目标,都不与他的可爱产生冲突。可爱是不需要的理由的,所谓可爱,只是单纯的,一个相当可值得爱的人。




堂本刚觉得,堂本光一是个他可值得爱的人。




不行不行,作为男人这样评论另一个男同事果然还是怪怪的。




话说回来,谋杀,堂本刚感觉自己被人谋杀了;而且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循序渐进的,几乎是天衣无缝的谋杀。




犯罪方法有两种可能。


犯人采用毒杀路线,放给自己的毒药会一点一点渗进体内,深入骨髓,最终无可自拔。自己目前所感受到的临床特称为心跳过速,思路不清,脸红发烫,生理器官有莫名反应。


另外的一个可能要简单粗暴很多,刀杀,犯人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干净利落地在自己的心脏处插进一把匕首,一招致命。效果更加明显,心脏直接瞬间停顿,呼吸严重不顺畅,生理器官反应更强烈。




犯人是谁?


刚不清楚,他身边有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接触的艺人和工作人员不计其数,来来往往中许多连名字和脸都不知道。


不过基于犯罪方法,刚能缩小嫌疑到肯定是熟人犯罪。不论那种方法,都是要刚相当信任的人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完成计划。尤其毒杀,需要长期与刚近距离接触才能做到,三五天一换,两三月一见的艺能人与家人可以直接排除。




经纪人?


不可能,自己与光一好歹也是红得发紫的组合,工作接到手软连合眼的时间都没有,以公司收益为先的经纪人当然不可能想要拿走刚的性命。


再说自己的症状可是有生理反应,一脸上班族大叔样的经纪人做嫌疑犯的话也太不合适了吧。




那就是光一。


想到光一,刚的思路又被严重打乱了,大脑先是沸腾,然后快速掉落到冰点混乱成一堆浆糊。


每次都是这样,百试百中,而且看到光一甚至只是想到他,描述的症状都有出现。


你看,可疑,太可疑了。




所以刚索性不想,他就盯着光一看,认真看,细细的琢磨。


随着光一的一举一动,插在心上那把刀随着也越插越深。




以上就是金田一刚对自己谋杀案的全部推理,结果未明,成为悬疑案。






“Tsuyoshi,化妆师多久来?我必须得刮胡子。”光一非常自觉的跑回出神的刚面前,出门连钱包都会忘带的人继续问他,“你有带刮胡刀吗?”




见刚没有理会他,光一又叫了他一声,“Tsuyoshi。”




刚反应过来,从装得咕咕当当的背包里找出一把冷气森森的利器,晃了晃递给光一,“这里。”


其实刚并没有仔细看光一的脸部,他之所以说有胡茬只是因为下意识的,他知道熬夜打游戏的光一肯定早起匆忙会忘记刮胡子。




光一皱了皱眉,没有接过刀片,小声讲:“你就没有电动的吗。”


“用电动的干嘛,多没生活品质。”刚把刀柄直接塞到光一手中说,“再说不要再伤害你像老爷爷咯吱咯吱干裂的皮肤了,手动的刺激要小很多。”


“可是...”光一踌躇了。


“你不怕刀啊,日本刀你也不是一直有练习吗。”


“怕是不怕…”光一开始低着头一晃一晃的摇着身子试图解释。


“你难道是不会用手动刀刮胡子?”刚震惊的说。


光一抬起头对刚对视,“会的!只是用惯了电动刀用手动不习惯,上次自己手动刮胡子结果不注意在脸上划了道口子不是被大人们骂了吗…”光一又低下头,话音越说越弱。


“我明白了。”刚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天下无敌的相方居然败在刮胡子这种事上,却也是可爱,“今天就让我,第24号Tsuyokevin老师为您服务吧。”




用可爱来形容男相方奇怪就奇怪吧。


至少在堂本刚的谋杀剧本中,嫌疑犯肯定要光一这么可爱的人才行。






刚的手很舒服,就像他的嘴唇一样。


软软的,却不是像女性那样化成一滩水的柔,而是雨前的云朵,攒积着无限的爱意等待着喷洒而出。


这样的手轻轻抚过光一脸颊的时候让他一阵心颤。




犯人是刚,光一想。




光一感觉自己被盯上了,很久之前。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种不是被狗仔盯上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后来才顿悟,是谋杀嘛。


顿悟也是犯罪的瞬间是在拍摄人间失格的吻戏中。


一刀正中,血液四溅,把堂本光一击破得体无完肤。




他看见自己心口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手脚动弹不得,温暖的血液淋浴了自己全身,体内体外的血液都在蹦腾,倒也让他兴奋起来。




犯人是谁?


光一不清楚,这种一招致命的犯罪最难有线索,犯人谋杀之后逃之夭夭,连个脚印都不留下。


犯人很高明,光一知道谋杀了自己后犯人还继续潜伏在他身边,并且时不时还要突袭他,把那把刀插得更用力。




在光一的案例下,他没有多少嫌疑人。


最大嫌疑的便是刚,因为他是唯一出现在犯罪现场,是与自己最接近的人。




可是刚那么温柔,怎么会谋杀自己呢?




刚开始刮光一胡子了,锋利的刀片像是舞蹈般在他的脖颈处跳跃,舞步应该是华尔兹,顺着刚指挥的节拍,一哒哒,二哒哒,踩着音符轻快的前行。




“我要清洗了哦。”


光一听见刚在他耳边轻轻说,吐吸的热气吹在光一耳边痒痒的,可是他又不能动去挠,因为被刀牵制着。




其实犯人是刚也无所谓。


因为是刚,所以不想对自己说谎。


但是自己一定要抓住犯人,如果犯人已经拿走了自己的心脏的话,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东西了。


他生活在这场悬疑剧里,需要犯人把心脏上的匕首拔出来。




不破光一除了犯人以外别无所求,他只需要犯人。








“Koichi,你已经很醉了,而且现在也很晚了。”刚笑着看着环住自己腰的光一,无奈地说。


“我不管。”光一收了收手,抱得更紧了。




“可是现在我给你刮了胡子,之后还是要长出来啊。”刚低下头亲吻了难得撒娇的人,不论是十七岁的光一还是三十七岁的光一都还是那么可爱。




堂本刚是对的,光一的确是个他可值得爱的人。




“你刮嘛,我需要证据。”难得酩酊大醉的光一已经开始讲胡话了。


“什么证据?”刚也谆谆善诱的问。


“谋杀的证据。”光一直截了当的说。




刚哑然失笑,“如果我杀了你也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光一答。




“那扯平好了。”刚说,又狠狠的亲吻了身下的恋人。




恋爱是一场悬疑剧,而你,是我生命中唯一钦定的嫌疑犯。




===============


 之前点梗,@munarasan 点的日常,虽然我知道从第一句话开始就没有在日常....希望刮胡子勉强算数XD


基于Kissからはじまるミステリー,所以写了谋杀,誰か僕の 胸のナイフを静かに抜いてくれ这句歌词不要太带感


lofter抽得我窒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苏一脸

哇啦哇啦乌路塞:

我懂我懂 眼睛 手指 手腕 脖子 花痴脸

泅屿:

这本。大概。满足了我的。所有。苏点。